郑明勋:吃比音乐更重要

古典音乐 · Ones · 于 2年前发布 · 最后由 Eason 2年前回复 · 739 次阅读
风之声
在古典音乐舞台上,有一位韩国指挥家,他个儿不高,却站得极稳。在舞台上,郑明勋看上去是一个严肃的指挥。但在生活里,他却是一个随和的厨子。出生在生产泡菜的韩国,他从小对美食就情有独钟。他开玩笑说:我的首要任务是给我妻子拎包,其次我是个厨子,然后我才是一名指挥。
郑明勋:吃比音乐更重要
我非常幸运,家里兄弟姐妹七个人,我排行第六,在我之前哥哥姐姐们已经开始学音乐了,所以给我制造了一个特别好的氛围。我经常说,在我出生前的九个月里,其实我已经很熟悉古典音乐了,对我来说音乐可能是最自然的语言。当然,大家都认识,我的姐姐郑京和是小提琴家,另一个姐姐郑明和演奏大提琴,我小时候学习钢琴,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就开始一起演奏了。曾经有一度家里七个孩子都在玩乐器,我们都可以组成一个小管弦乐团了。

应该说我母亲是一个思想非常超前的人,我出生那年是朝鲜战争的最后一年,那时候根本没有父母会想到让孩子去学古典音乐。但是我母亲认为,文化教育是非常重要的,所以我不仅学了钢琴,在五岁的时候我还学过一段时间芭蕾舞。当然,她并不像所谓的虎妈那样,一味要求孩子努力练琴。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,她会等到我们对音乐表现出了兴趣之后,才开始让我们接受训练。她知道家庭氛围是非常重要的,我就是看着哥哥姐姐们玩乐器,才对钢琴产生兴趣的。我们七个人最开始都学过钢琴,但结果除了我之外,没有人对钢琴感兴趣。
我从来不是好学生,向来成绩平平。但是我母亲另一个天才,就是她非常会说服别人。我们刚到纽约的时候,他带着我们兄弟三人去见一个私立学校的校长,一个小时之后,校长不仅收了我们三个人,还都给了奖学金。我完全不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,太不可思议了。后来她告诉我,学校那时候没有一个韩国学生,她对校长说,虽然这有风险,但是她保证这三个孩子都会非常成功,那样十年之后这个学校将能够吸引至少上百个韩国学生。结果,这变成了现实。
那时候我们家的生活并不容易,我们从西雅图搬到华盛顿,开了一家韩国餐馆维持生计,我也是在那时候对烹饪产生了兴趣的。当时我们几个都要在餐厅里帮忙,但是他们都喜欢上菜或者收钱,只有我一个人喜欢待在厨房里,后来我甚至做到了副主厨。我以前的梦想是“为八个人做饭”,我和我的妻子,还有我们的三个儿子和他们的妻子。当然,现在我又有了三个孙子孙女,得做十一个人的饭了。直到现在,我的人生里只做两件事:指挥和做饭,别的我什么都不会。
郑明勋:吃比音乐更重要
后来我选择去意大利,最主要的原因也是美食,我对意大利菜是几近疯狂的痴迷。当时我在洛杉矶爱乐做朱里尼的助理指挥,这在很多人看来是梦寐以求的。但是有一天我就在思考,我要不要去欧洲生活一年呢?可是当时乐团并没有欧洲巡演的计划,但是我还是去了。于是,那一年我一场音乐会都没有。不过那一年,我学会了做意大利菜。就是因为我喜欢意大利菜,喜欢意大利人的生活方式,从那一年开始,我在欧洲生活了三十多年。

像我母亲一样,我希望我的儿子们也都能学习音乐。我送大儿子去学钢琴,他并不喜欢,但我还是要求他坚持两年,当然最终还是放弃了。然后到二儿子的时候,我就说你不用非得学音乐,结果他自己开始弹吉他,现在成了一个爵士音乐家。三儿子也是,我没要求他学,但后来他自己想要学,他学了好几种乐器之后开始学指挥。我的经验就是,唯一没有成为音乐家的,就是那个被我送去学音乐的。所以,作为父母,我们可以让孩子接触音乐,但最终的选择权一定要留给他们自己。
郑明勋:吃比音乐更重要
我相信,那些伟大的作曲家,以及他们所留下来的音乐遗产,是赐予全人类的。他们并不会介意,演奏他们作品的是欧洲人、韩国人、中国人还是蒙古人。因为作曲家们写下的是人的本性和人的追求,亚洲音乐市场相较于西方而言,最大的特点就是年轻、新生,它以迅猛的速度成长。当今世界音乐市场的发展,必然是需要亚洲的参与的。这其中中国特别明显,我非常羡慕你们,在一个城市里有那么多一流的剧院,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,首尔还做不到。

中国古典音乐可谓是爆炸式的增长,你们建立了这么多音乐厅、成立了这么多乐团,中国观众的欣赏水平也是越来越高的。就说在国家大剧院这里,我都记不清我指挥过多少乐团了,好像最早是米兰斯卡拉爱乐,之后有亚洲爱乐、荷兰皇家音乐厅、法国广播爱乐,刚刚还和大剧院管弦乐团合作演出了歌剧《西蒙·波卡涅拉》,马上我还要带我的首尔爱乐来演出,年底还有一场德累斯顿管弦。我感觉和这座城市、这个剧院,还有这里的观众已经非常熟悉了。

我觉得指挥与烹饪至少有两点是相通的:第一,两者都需要优质的材料作为基础;第二,开始和收尾非常关键,如果没有好的开始,在过程中无论如何弥补都是没徒劳的,同样无论过程中你加入了怎样的调节剂,结尾时都要进行最后的平衡,才能达到完美的效果。这就是我对两者的理解,我也常常在指挥一个作品时会想,这位作曲家家乡的美食是什么样的,一个地方的食物一定会对那里人们的思想和性格产生影响,然后作用到音乐作品之上,从食物的味道中总能品味出音乐的味道来。
郑明勋:吃比音乐更重要
我经常跟首尔爱乐的同事开玩笑说:如果你们想收获更多的经济利益,你们不应该请我做首席指挥,应该请我做你们的主厨,在音乐会结束之后为你们做饭。世界上有两种音乐家,一种为了填饱肚子而演奏音乐,一种填饱肚子才开始演奏音乐。很抱歉,我不是后者这样纯粹的音乐家,我绝对是前者。对我来说,吃比音乐更重要。我的首要任务是给我妻子拎包,其次我是个厨子,然后我才是一名指挥。

本帖由 Ones 最后修改于 2016-10-08 11:45:40.

共收到 1 条回复
风之声
Eason · #1  2年前  
--“世界上有两种音乐家,一种为了填饱肚子而演奏音乐,一种填饱肚子才开始演奏音乐。很抱歉,我不是后者这样纯粹的音乐家,我绝对是前者”。
大师说话真实在,不过现在早已是不需要愁吃的境界啦。
回帖
需要登录才能回复本帖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