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经典致敬 — 重温作曲家赵季平做客“中国文艺”

中国音乐 · hardy · 于 11个月11天前发布 · 最后由 hardy 11个月11天前回复 · 1915 次阅读
风之声
本帖于 10个月14天前 被管理员设为精华帖
从《黄土地》到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,从《霸王别姬》到《笑傲江湖》,他是广袤的黄土地上养育的音乐娇子;他是一位身兼数职,一直为中国民族音乐走向世界而奔走的社会活动家;他是目前我国影视音乐界获奖最多、奖次最高的音乐家,他被称为中国音乐界里程碑式的人物。
向经典致敬 — 重温作曲家赵季平做客“中国文艺”
赵季平自1984年为电影《黄土地》作曲以来,先后为50多部电影和数百部(集)电视剧作曲,摘得电影“金鸡奖”,电视“金鹰奖”、“飞天奖”以及20世纪华人经典作品奖。他的影视音乐作品表现出浓郁的中国色彩和鲜明的民族个性。
他的影视音乐,不但表现在民族气息与现代意识的结合,还表现在他有意识地根据影片的风格突出富有特色的民族乐器主奏,其音质个性与影片总体构思如此协调,令人难以忘怀!如《红高粱》震天撼地的唢呐群,《菊豆》的远古幽灵般的埙,《五个女子和一条绳子》中娓娓诉说的南音尺八,《天出血》中荒野呼唤式的排箫独吟,《心香》清新飘逸的箫和古琴。
向经典致敬 — 重温作曲家赵季平做客“中国文艺”
《霸王别姬》中倾诉心声的京胡,《活着》优哉游哉的板胡声,《炮打双灯》深层开掘的大笛,《风月》中揉滑点描的声声琵琶,《往事如烟》点题画睛的三弦,《日光峡谷》潇洒骠悍的马头琴,还有《黄土地》的阵阵腰鼓和多层次运用的京剧打击乐……如此大量地运用各种民族乐器主奏,与交响乐队等多种音响组合,开创了电影音乐创作民族风韵的又一途径。
0:00
0:00

本帖由 Windtune 最后修改于 2017-01-14 01:29:25.

共收到 1 条回复
风之声
hardy · #1  11个月11天前  
当年周星驰拍的《大话西游》也找了赵季平配乐,其中始末如下:
1994年初,西安作曲家赵季平接到来自台湾滚石唱片公司一个经理的游说,让他给一个新影片配乐。当时赵季平刚刚跟著名的台湾制片人杨佩佩合作完成了香港电影《倚天屠龙记》的音乐,滚石方面对他兴趣很大,要出资把赵季平的电影音乐翻录成唱片出版。这样一来,滚石的游说就不大好拒绝了。

这个新片的剧本刚完成,叫《大话东游》也就是后来的《大话西游》的雏形。
向经典致敬 — 重温作曲家赵季平做客“中国文艺”
1994年可以说是赵季平打开国际影响的一年,他受到港台影视界相当的青睐。那年春节期间,台湾的《中国时报》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《中国新电影动人乐章》,对他作了非常高调的报道。

而近十年在国际扬眉吐气的中国新电影配乐,几乎都由这位西安作曲家一手包办了。他的代表作有《大阅兵》《黄土地》《红高粱》《老井》《菊豆》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《五个女人和一根绳子》《秋菊打官司》以及获得要纳电影节“金棕榈奖”并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角逐的《霸王别姬》等。赵季平的老搭档张艺谋说:“赵季平代表了80—90年代的中国电影音乐,他是这一时期的里程碑和巨匠!
赵季平1945年生于甘肃,曾在西安音乐学院和中央音乐学院学习作曲。就个性来说,他对音乐的爱好与吸收是属于杂食性的,这使他不自限于中国音乐既有的意识形态,创作起来自由而新意不绝。赵季平描述自己成长的地理环境说:‘酒安,是丝绸之路的锁钥。一边是中国文明,一边通往欧洲之路。”一方面长年浸淫中国民间音乐,另一方面从小学习和欣赏西方音乐,赵季平宛如在脑中筑起一条音乐丝路,融合了民族内涵与先进的音乐语言。他的作品有时土味扑鼻,有时又流露出后期浪漫、印象派至现代音乐的技法。
他的第一部影片配乐是《丝绸之路》。陈凯歌很喜欢这部作品,特地前往拜访赵季平。两人相谈甚欢,一拍即合,当下敲定合作第一部作品——1983年的《黄土地人当时的张艺谋还只是个摄影师,也非常喜爱赵季平的音乐。他瞅准机会抓住赵季平说:“他日我若当导演,你一定要为我抬轿子。”果然,他们1987年合作《红高粱》一炮而红。无巧不巧,赵季平最感得意的正是片中女主角出嫁的“颠轿’一段。
赵季平拿到这个叫《大话东游》的本子后,觉得它简直在瞎胡闹。故事离奇、蹩脚,充斥着港味儿的形容词、感叹词,让人很不舒服,他连看三天才读完。为了找感觉,他又到西影厂的摄影棚去参观,结果看到的是“牛魔王的肚子’,巨大的内景,挂了些肠子、内脏,照样是非常怪异。这部电影与他以前创作的严肃电影很不一样。
向经典致敬 — 重温作曲家赵季平做客“中国文艺”
港方同时还给他带了一段卢冠廷为影片写的主题曲的旋律,后来赵季平就在它的基础上为全片配乐。

赵季平确定了音乐的主题:反映人性的最终统一,中间穿插不和谐音,比如妖精出没、战争、灾难等。音响上比较丰富,使用钢管、弦乐、木管等西洋乐器,但考虑到这是一个古装戏,他又加入了二胡和萧,使它有一种中国古典的味道,同时也比较注重音乐的色彩。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,在很轻松的状态下完成了《大话东游》的全部配乐,乐曲总长度有一个多小时。随后,曲子由北京中央乐团录制,指挥胡炳旭,录音的是他的长期合作者张正地。
0:00
0:00
第一批数码带由滚石带回香港,赵季平就算大功告成,拿到了一份不错的报酬,后期的工作也不用过问。一般按照国内的路子,作曲家要对着镜头,按段落去配乐,而香港人的习惯却很简单,作曲家写好若干段音乐,然后由导演听了这个音乐再去使用,导演是总调度。

这是一种电视剧的配乐办法,做惯了严肃音乐的赵季平本身对这个电影也没抱太大期望,自然乐得逍遥。
几年过去了,赵季平以后也很少再写这样搞笑题材的音乐。我采访他的时候,他兴致勃勃地告诉我,柏林爱乐乐团将演奏他的两部作品:《霸王别姬》和《太阳鸟》,其创作属于逐步走向高雅和辉煌那一类。但不可否认,他颇为大气的音乐给《大话西游》增添了艺术的完整性。也怪,赵季平出差住旅馆的时候,总能在电视上断断续续看到《大话西游》。他觉得里面的音乐虽然不是完全忠实于他的创作,但使用得很巧。不过,他始终觉得那是一部莫名其妙的电影,年轻人的狂热令他吃惊。

赵季平的儿子可不这样看。子承父业,他的儿子赵麟今年26岁,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毕业,给目前收视率非常高的几个电视连续剧配乐,像《人间四月天》和《聊斋先生》等。赵麟和他的一帮朋友都喜欢《大话西游人觉得里面的音乐——游刃有余。
有时候,大师的游戏之作也充满了传奇,这是很奇妙的事情。
回帖
需要登录才能回复本帖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