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
古典音乐 · Carmen · 于 11个月2天前发布 · 最后由 Carmen 11个月2天前回复 · 2004 次阅读
风之声
目前全球最受尊敬的意大利指挥家阿巴多(Claudio Abbado 1933-2014)己经在2014年1月20日过世了,享年八十岁,他像卡萨尔斯、罗素、史怀哲、爱因斯坦、罗曼罗兰等人一样,是典型的世界公民,他的去世己引起全球指挥家的怀念,当今美国最红的洛杉矶爱乐指挥杜达美,以柏辽兹的《安魂曲》纪念他;阿根廷裔指挥家巴伦博伊姆,在阿巴多任职最久的米兰史卡拉歌剧院,以贝多芬《英雄》交响曲的送葬进行曲,举行一场非常别致的追悼音乐会,因为歌剧院里空无一人,数万听众站在歌剧院外面含泪聆听此曲。(作者:林衡哲)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在我的心目中,最适合纪念阿巴多的曲子,应该是马勒的《复活》交响曲,1965年阿巴多32岁时,受卡拉扬之邀,在莫扎特故乡萨尔兹堡,指挥演出马勒第二交响曲《复活》时,轰动国际乐坛,从此一帆风顺,平步青云于世界指挥界,分别担任过柏林爱乐、维也纳爱乐和伦敦交响乐团三大世界知名乐团的音乐总监。

2000年阿巴多曾因胃癌开刀,于是他辞去任职13年的柏林爱乐,把托斯卡尼尼1938年创办的琉森节庆管弦乐团,重新复活起来,在2003年琉森音乐节中,第一场病后复出的演出作品,便是马勒的《复活》交响曲,那是一次令人终身难忘的演出,让我纽约时代的马勒迷老友李欧梵感动得掉泪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在马勒《复活》的所有DVD版本中,以阿巴多和伯恩斯坦的版本最感人,而录音的效果,阿巴多的版本又比伯恩斯坦40年前的版本更好,因此乐迷如果想怀念阿巴多,买一片他的《复活》DVD来欣赏,将是最聪明之举。

阿巴多复出之后,他的心灵境界更上一层楼,尤其是指挥马勒的作品,他己经达到从心所欲而不踰矩的境界,他几乎变成了马勒的化身,看到他那超凡入圣的谦卑演出,就知道他与马勒同在,也与上帝同在,同时也昇华了聼众的心灵。因此阿巴多是当代指挥家中,最有资格上天堂的一位,因为他是最能用音乐,让听众享受天堂般的感受的音乐家。
阿巴多指挥集各家之长
阿巴多是当代指挥家中,同时精通交响曲与歌剧的指挥家,这点他跟马勒(Gustav Mahler 1860-1911)一样,除了马勒之外,他也是当代贝多芬、舒伯特和布鲁克纳交响曲的最佳诠释者,而他跟马勒不同的是:他是专业指挥家,而马勒除了指挥家之外也是夏天作曲家;他也是托斯卡尼尼(Arturo Toscanini 1867-1957)之后,最杰出的威尔第歌剧的诠释者,但不知何故,他几乎不碰旋律优美而浪漫的意大利歌剧作曲家浦契尼的作品,而且他也跟托斯卡尼尼一样,忠实于原谱,而且有惊人的记忆力,都能背谱演出。
最难得的是,马勒和托翁都是暴君型的指挥家,而阿巴多走的却是马勒忠实弟子华尔特 (Bruno Walter 1876-1962)的指挥风格,以鼓舞代替责骂,以精神的启发,让团员发挥其潜能,因此阿巴多在这世界上祇有很多朋友,而没有敌人,因此他的去世,几乎全球的指挥家都自动地替他办追思音乐会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他在16岁时,因受美国指挥大师伯恩斯坦(Leonard Bernstein 1918-1990)的鼓励,而立志成为指挥家。在卡拉扬(Herbert von Karajan 1908-1989)心目中,阿巴多和祖宾梅塔(Zubin Mehta)是最杰出的后辈指挥家,因此卡拉扬在1989年去世之后,阿巴多顺理成章地成为柏林爱乐指挥,当时最失望的是穆堤(Riccardo Muti)、巴伦博伊姆(Daniel Barenboim)和马泽尔(Lorin Maazel),因为他们三位都势在必得,但最佩服他的也是巴伦博伊姆。事实上阿巴多的指挥风格比较像意大利诗人指挥大师朱利尼(Carlo Maria Juilini 1914-2005)以及柏林爱乐元老指挥福特万格勒(Wilhelm Furtwängler 1886-1954),阿巴多有他们二位的深度与内涵,但在指挥风格上比较平民化一点。

总之阿巴多是融合各家之长于一身的完美指挥大师,并赢得举世尊敬的音乐家。因为他在2009年曾到中国指挥四场琉森音乐节,并邀请中国钢琴家王羽佳合作演出普罗高菲夫钢琴协奏曲,因此阿巴多去世之后,中国有200多位乐迷出席他的追悼会。

本帖由 Windtune 最后修改于 2017-01-20 20:08:15.

共收到 7 条回复
风之声
Carmen · #1  11个月2天前  
阿巴多的家世与教育生涯
阿巴多于1933年6月26日出生意大利米兰,他出生于音乐世家,父亲米开兰基罗是一位小提琴家兼作曲家,曾任教于威尔第音乐院,他也是阿巴多生平第一位音乐老师;他的哥哥名叫马赛洛也是一位音乐家,曾担任过威尔第音乐院院长之职;母亲名叫玛丽亚•卡美拉是一位来自西西里岛的钢琴家兼儿童文学作家,在阿巴多8岁时教他钢琴,她在二次大战期间,曾因掩护一位犹太小孩而被受刑和监禁过。因此阿巴多从小就在贝多芬、舒伯特和布拉姆斯的乐音中长大,他在7岁时,父亲带他到米兰斯卡拉歌剧院,去听瓜尼艾里(Camargo Guarnieri 1907-1993)指挥的法国印象派大师德布西《夜曲》,当时他一听钟情,就决心成为指挥家,希望长大后也能演出此曲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年轻时代的阿巴多,透过他父亲的关系,经常有机会在米兰歌剧院,参加托斯卡尼尼和福特万格勒的预演,日后他回忆道:“托斯卡尼尼对乐手非常严格,是个性很强悍的人,但他深知怎样训练乐团,但是我对他那暴君式的风格,颇引起我的反感”。

相反的他对福特万格勒颇为崇拜,阿巴多回忆道:“福特万格勒比较民主、给乐手比较多空间的风格,让乐曲的每个音符展现到极致”。后来阿巴多果然实现了追随福特万格勒脚步的梦想,而成为柏林爱乐指挥时,阿巴多回忆道:“福特万格勒的遗孀听过我的音乐会后,知道我将前往日内瓦演出,写了信邀请我到他家,认定我是他先生的接棒者,每想到此,总让我非常感动”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▲年轻时的阿巴多和传奇钢琴家阿格里奇在录音休息间隙

阿巴多家族有反抗法西斯主义的传统,并有同情意大利共产党的倾向,他进入米兰音乐院后,参加学生交响乐团,指挥正是大家都很敬爱的朱利尼,他颇受朱利尼的身教的影响,他以优秀成绩毕业之后,他到音乐之都维也纳,投入史瓦洛夫斯基(Hans Swarowsky 1899-1975)门下,在维也纳音乐院接受严格的训练,与梅塔是同门师徒,他的老师虽是十二音派鼻祖荀贝格的学生,但却很少演出现代音乐,那时他经常跑到维也纳歌剧院,去看华尔特和贝姆 (Karl Böhm 1894-1981)的指挥与预演,获益良多,同时他也在卡拉扬演出贝多芬《弥撒曲》时,参加合唱团演出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虽然卡拉扬非常欣赏他的才华,分别在萨尔滋堡和柏林为他安排演出机会,让他受到国际乐坛的重视,但是阿巴多和卡拉扬的关系从来不曾亲密过,有一次唱片公司访问他时,阿巴多说:“卡拉扬曾创造过独特的交响乐音响,这点跟他的自己的性格有密切关系,这点确实是世纪传奇”。想不到阿巴多日后天赐良机让他有机会,把柏林爱乐特有的卡拉扬音消除掉。

阿巴多非常享受在维也纳的学徒生涯,他跟好友梅塔毎晚都去听歌剧,他承认他跟年轻时代的马勒一样,梦想也能成为维也纳歌剧院的指挥,显然他也跟马勒一样获得梦想成真的机会,在这家歌剧院大显身手。维也纳音乐院之后,他又到赛安那 (Siena) 的齐吉安那 (Chigiana) 音乐院短暂学习,1958年25岁的阿巴多终于在美国谭格林赢得哥塞维兹基国际指挥比赛首奖(Koussevitzky Prize),梅塔虽然只得第二名,但不久就成为蒙特里尔交响乐团指挥,比阿巴多更早成名国际乐坛。1963年他又赢得米特罗波斯国际指挥大赛(Dimitri Mitropoulos Memorial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)第一名,三十而立的他终于得到生平第一个工作,成为纽约爱乐五个月的助理指挥,当时的总监正是伯恩斯坦。
风之声
Carmen · #2  11个月2天前  
阿巴多的歌剧院指挥生涯
1960年阿巴多在他的故乡米兰,首次在欧洲三大歌剧院之一的斯卡拉歌剧院登台,并且在1968年到1986年间担任此歌剧院的音乐总监之职前后达十八年,这是他一生最久的指挥职位,他不但演出他拿手的威尔第、罗西尼和莫札特等传统歌剧,更重要的是他每年都会推出现代歌剧,并在1982年,创立斯卡拉爱乐管弦乐团,除了传统的贝多芬、马勒之外,他也会演出不少当代的作品,例如贝尔格 (Berg) ,莫索夫斯基 (Mussorgsky) 等,他特别关心工人阶级和学生群众,他以低廉的票价让歌剧院的大门为他们而开,他的平民化民主风格,赢得了意大利各阶层的敬爱之心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阿巴多和马勒一样,在念维也纳音乐院时,几乎都以维也纳歌剧院为家,并且梦想有一天能成为维也纳歌剧院的音乐总监,这个梦想马勒在37岁时达成了,而阿巴多则在53岁时圆梦。

卡拉扬有一天偶而在电视上,看到阿巴多的指挥演出,留下深刻的印象,因此他马上邀请阿巴多在1965年,到萨尔滋堡音乐节指挥维也纳爱乐,演出马勒《复活》交响曲,这是一场轰动国际乐坛的演出,从此阿巴多知名度便扶摇直上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1971年阿巴多成为维也纳爱乐首席指挥,1986年他离开故乡米兰斯卡拉歌剧院,正式就任维也纳歌剧院音乐总监,终于圆了他音乐院时代的梦想,在五年任期中,他跟马勒一样:在尊重传统的原则下,开创新的传统,他让罗西尼、莫索夫斯基和舒伯特等人的冷门歌剧重新复活,并演出不少廿世纪的歌剧精品,1988年他也成立「维也纳现代音乐节」 (Wien Modern - Das Festival für Musik der Gegenwart) ,这时他积极推广:Arnold Schoenberg、Karlheinz Stockhausen、Luigi Nono、Bruno Maderna 和Giacomo Manzoni等现代作曲家的作品。

阿巴多另一个重大贡献是,让年轻音乐家有良好的演出环境和创造机会,因此他在1978年创办“欧盟青年管弦乐团”,更在1986年催生水准颇高的“马勒室内管弦乐团”,2003年他把“琉森节庆管弦乐团”复活时,这二个青年乐团的优秀团员,成为此一乐团的年轻生力军。
风之声
Carmen · #3  11个月2天前  
阿巴多的交响乐团指挥生涯
阿巴多一生担任三个交响乐团的常任指挥: (1) 伦敦交响乐团 (1979-1988) 、 (2) 柏林爱乐 (1989-2002) 、(3) 琉森节庆管弦乐团 (2003-2013) ,其中琉森节庆管弦乐团,是阿巴多亲自让他复活,变成全世界水准最高的夏天管弦乐团“Summer Orchestra”,他们最拿手的便是夏天作曲家马勒的交响曲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本来2012年夏天阿巴多要演出马勒第八号交响曲《千人》,我本想组团去听,但票在第二天就卖完了 ,后来不知何故,马勒《千人》改为莫札特《安魂曲》,我就预感到阿巴多这位可爱又可敬的指挥,可能会不久人世,果然2013年8日26日他指挥生平最后一场是:舒伯特第八号交响曲《未完成》和布鲁克纳未完成第九号交响曲,竟成为他的天鹅之歌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1979年他从普列文 (Andre Previn) 手中,接下伦敦交响乐团时,是该团水准最低落的时代,正如索尔第(Georg Solti 1912-1997)接班前的芝加哥交响乐团,索尔第把芝加哥交响乐团提昇到全美第一,并成为诠释马勒的权威乐团,同样的阿巴多经过多年的努力,慢慢地恢复了乐团的元气,而成为伦敦最优秀的交响乐团,也成为诠释马勒交响曲的权威乐团,他不但挽救了伦敦交响乐团的破产命运,也让团员不必超时加班,并把全力放在水准的提升上,不久他推出“马勒,维也纳和二十世纪”音乐季,邀请不少精于马勒的权威指挥家共襄盛举,果然大获成功,同时他也邀请老友波利尼(Maurizio Pollini)跟他一起演出五首贝多芬钢琴协奏曲,并演出贝多芬全套九首交响曲,又一次轰动英伦,阿巴多排出的节目,总是充满创意和现代感。

当时的乐团首席麦可•戴维斯(Michael Davis)回忆道:“在我一生的音乐生涯中,与阿巴多一起工作的那些年,对我是最大挑战也是艺术上最获满足的时期”。虽然那时他讲的一口破英语,但团员们毫无保留地发挥150%的精力,全力以赴,终于创造了伦敦交响乐团的黄金时代。也因此卡拉扬去世之后,一向做人低调,与世无争的阿巴多,才能脱颖而出击败群雄,成为公认世界第一的柏林爱乐第五任指挥,也是第一个非德奥系统的意大利指挥。
风之声
Carmen · #4  11个月2天前  
阿巴多与柏林爱乐(1989-2002)
1989年底,阿巴多正式接任柏林爱乐音乐总监,从1966年12月20日他们首次合作到1989年12月16日就任首演,23年之间阿巴多与柏林爱乐仅有30多场的合作经验,平均一年不到二场,他接卡拉扬指挥棒的第一年,他跟柏林爱乐只演出16场,但从1994年到1999年,他己经增加到每年50-60场之间,他接棒时才56岁,因此可以经常带乐团巡迴美国、日本和欧洲各国,他比卡拉扬时代的柏林爱乐,曲目更广,而且经常让现代作曲家的作品有演出的机会,并且运用DVD把贝多芬、马勒、舒曼和孟德尔颂等经典曲目,推广到全球各地。在精神上,他消除了柏林爱乐的“卡拉扬音”,成为柏林爱乐第三任指挥福特万格勒的忠实接班人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2000年5月底,阿巴多明显消瘦、眼尖的乐迷心疼不己,后来才知道他患了胃癌,2000年10月他才复出指挥,2001年他赶紧指挥柏林爱乐做贝多芬全套九首交响曲的实况录影(台湾金革唱片有出版全套DVD),2002年5月13日,阿巴多选在他的第二故乡维也纳,以马勒第七号交响曲结束他的柏林爱乐音乐总监时代,交棒给另一个外国人指挥家,来自英伦的西蒙拉特(Sir Simon Rattle)。2006年6月3日,阿巴多与昔日伙伴演出马勒第六号交响曲,后来出版的CD上,他们贴上“Return of the former King (王者复临) ” ,充分表现出乐团对这位前总监的怀念和敬爱,同时也表示人和方面,他做的比卡拉扬好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比较卡拉扬时代和阿巴多时代的柏林爱乐,最大的不同点是:卡拉扬以“将乐团逆造成大型的室内乐团”为目标,而且他指挥时,经常闭上眼睛,整个乐团彷彿是他的左右手,确实非常厉害;而阿巴多则是要强调团员们的自主性,要他们应互相聆听,让自己如室内乐演奏家般地演奏,而这一点就是“阿巴多精神”,也因此柏林爱乐渐渐质变,成为更多元、更有趣、有更多可能性的演出团体,阿巴多的接班人拉图似乎也走此路缐。阿巴多以马勒第一号交响曲开始他的柏林爱乐时代,并以马勒第七号交响曲结束他的柏林时代,并在克服癌症之后,再创人生的另一个高潮。
风之声
Carmen · #5  11个月2天前  
复活“琉森节庆管弦乐团乐”(2003-2013)
晚年阿巴多再创生涯高峰,不但顺利复活了1938年托斯卡尼尼所创办的琉森节庆管弦乐团,克服癌症之后的阿巴多,精神的境界更上一层楼,单单一首马勒第九号交响曲,他就曾在阿尔俾斯山上渡假小屋,闭门研究六个月,加上琉森音乐节的音乐厅是法国建筑大师Jean Nouvel精心创作,音响是世界一级棒,而且瑞士的湖光山色,确实可以说是人间天堂。2005年我曽经参加琉森音乐节,聼库尔特•马苏尔(Kurt Masur)指挥伦敦爱乐演出贝多芬《合唱》交响曲和马泽尔指挥纽约爱乐的马勒第五号交响曲,可惜错过了阿巴多指挥琉森节庆管弦乐团的音乐会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位于风光明媚的“永久中立国”的瑞士琉森湖畔,人口只有6万,瓦格纳曾在此流亡6年,并创作2部歌剧:《崔斯坦与伊索德》以及《唐怀瑟》 ,因此留下一座小型音乐博物馆。

1938年名指挥家托斯卡尼尼为逃避法西斯的压迫,来此一手创立了琉森音乐节,第一场音乐会就在华格纳故居举行。后来华尔特、福特万格勒、克伦培勒(Otto Klemperer 1885-1973)、卡拉扬和库布利克(Rafael Kubelik 1914-1996)等指挥大师先后来此呼风唤雨,加上二十世纪大师级的独奏家如卡萨尔斯、曼纽恩、克莱斯勒和鲁宾斯坦等经常来此,无形中成为欧洲与“萨尔兹堡音乐节”分庭抗礼的欧洲二大音乐节,每年8月10日到9月中旬,世界顶尖的六、七个交响乐团都会来此竞技,每年夏天都吸引数十万爱乐者来瑞士朝圣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2000年阿巴多大病初愈时,遇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海夫利格(Michael Haefilger),他正好是琉森音乐节的行政经理,阿巴多向他建议:“过去托斯卡尼尼曽创办琉森节庆管弦乐团,可惜在1993年破産了,我梦想重现那个时代的盛况”。

于是海夫利格马上答应负责筹款,由阿巴多负责组织新的“琉森节庆管弦乐团”,想不到阿巴多的号召力不输当年的卡萨尔斯,他一肩桃起复兴乐团的重责大任,这个重新组合的乐团由他亲自计画并筹组训练,团员主要来自柏林爱乐、维也纳爱乐、马勒室内乐团及慕尼黑、德勒斯顿管弦乐团的高手为核心人物,加上阿班贝格弦乐四重奏团、哈根弦乐四重奏团、莎宾梅耶合奏团的成员,以及俄国大提琴家顾德曼也来助阵,这是一群“天赋异禀”热心音乐人士的家庭式聚会,融合年轻人的活力和中老年人的圆熟智慧,大家都以能在阿巴多指挥棒下共创美好的音乐,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和最有意义的一件事,在这里阿巴多扮演了“全知全能的音乐之父”的角色。

果然2003年8月19日琉森节庆管弦乐团的首演马勒《复活》,撼动听众的心灵,也显示出阿巴多激发乐团潜在实力的非凡功力,结束时在场听众一致起立鼓掌,向这位不畏癌症打击的伟大指挥家致敬,而阿巴多也彷彿以这场音乐会,向世人宣告:「马勒音乐」、「阿巴多生命」和「琉森节庆管弦乐团」的三重复活,并为其音乐生命的永生做出最好的见证,并使琉森音乐节成为夏季全球乐坛的焦点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此后他每年都会演出一首马勒的交响曲,并加以录影出版:例如马勒第五(2004年)为的是纪念此曲首演100週年,马勒第九(2005年),马勒第六(2006年),马勒第三(2007年),马勒第四(2008年),马勒第一(2009年),本来2012年要演出马勒第八《千人》,不知何故,临时改为莫札特《安魂曲》,阿巴多是伯恩斯坦之后,最努力在推广马勒世纪之音的指挥大师,两人的诠释功力不相上下,但阿巴多的蓝光版本比40年前的伯恩斯DVD版本好太多了,目前台湾太古国际多媒体公司都有出版,值得爱乐者珍藏。

而他的贝多芬、舒伯特、布拉姆斯、布鲁克纳等交响曲全套也是精品,歌剧方面他是威尔第和罗西尼权威,也值得收藏。他确实是一代宗师级的人物。当有人问他说:“么你老是演出马勒”?阿巴多回答道:“因为他确实是一位伟大的音乐家”。
风之声
Carmen · #6  11个月2天前  
催生新的管弦乐团的高手
马勒一生从未拥有自已的交响乐团,托斯卡尼尼分别在美国创办NBC交响乐团,在瑞士催生“琉森节庆管弦乐团”,但阿巴多是有史以来创立最多管弦乐团的指挥家,他除了复活「琉森节庆管弦乐团」,并在义大利家乡波格塔成立莫札特室内乐团之外,他催生了下列这些交响乐团:
(1)1978:欧盟青年管弦乐团 (European Community Youth Orchestra)
(2)1981:欧洲室内管弦乐团 (Chamber Orchestra of Europe)
(3)1986:马勒青年管弦乐团 (Gustav Mahler Youth Orchestra)
(4)1986:马勒室内管弦乐团 (Mahler Chamber Orchestra)
(5)2003:琉森节庆管弦乐团 (Lucerne Festival Orchestra)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▲阿巴多创立的马勒青年管弦乐团

阿巴多成立的管弦乐团,最大特点是年轻有活力、对音乐充满热情、向心力很强而且非常国际化和人文化,因此乐团的寿命都很长,相信不会因阿巴多的过世而解散。

阿巴多的感情世界
阿巴多的感情世界,不如他的指挥生涯那么多釆多姿,年轻时他长得一表人才,而且有贵族的风范,他曾正式结婚二次,第一位夫人是有名的声乐家卡娃若妮(Giovanna Cavazzoni),阿巴多23岁时第一次结婚,在12年婚姻中生了一男一女,大儿子叫旦尼尔 (Daniele) ,也是杰出的歌剧总监,他们在1968年结束婚姻关系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▲阿巴多和首任妻子卡娃若妮的全家福

之后阿巴多与第二任夫人肯塔卢比(Gabriella Cantalupi)结婚,也生了一个儿子名叫赛巴斯提安诺(Sebastiano) 。阿巴多一生也有浪漫的一面,1986年当他在伦敦交响乐团做常任指挥时,有一次与投奔自由的俄国美女小提琴家慕洛娃(ictoria Mullova)合奏时,立刻擦出爱情的火花,那时阿巴多刚好离婚不久,正在爱情的空窗期,而慕洛娃也刚刚与他一起投奔自由的乔治亚指挥家约坦尼亚(Vakhtang Jordania,他曾灌录过二张萧泰然的精选集)分手,即使二人年龄相差30岁,仍然不顾一切在伦敦同居五年,1991年他们有了爱的结晶,生下一位男儿名字叫米沙 (Misha) ,不知何故,在怀孕七个月时,阿巴多离开慕洛娃,不过阿巴多慷慨地付了不少膳养费给慕洛娃,即使他们之间并没有婚姻关系。这次阿巴多米兰的追悼会,慕洛娃也特别赶来参加,送他最后一程。
风之声
Carmen · #7  11个月2天前  
死后的哀荣
2013年8月意大利总统纳波里塔诺,任命阿巴多为意大利国会终身参议员,这是当年威尔第也做过的职位,但是他把薪水捐做音乐奖学金,他在意大利是国宝级人物,因此在2014年1月20日由波隆纳 (Bologna) 市政厅宣布阿巴多死讯时,意大利充满国殇的气氛,一颗人类中的伟大音乐心灵己经离开我们了,不但在他出生的祖国意大利在追悼他,各球各地的指挥家都不约而同地为他举行追悼音乐会,彷彿阿巴多是一位世界级的大家共同的指挥教父 (The Godfather of Conductors),现在我把全球各地的重要悼词收集如下: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意大利总理雷塔说:“阿巴多在全球文化领域裡,是一名伟大的推广者”。
米兰斯卡拉歌剧院音乐总监说:“阿巴多已经离开了我们,但是他的精神永远将留在斯卡拉,这是他的剧院,这块土地的人将会清晰地记住他;他是没有国界的指挥家,没有偏见的音乐家,他愿意为剧院奉献,并且为人类打开思想世界之门的大师”。

维也纳歌剧院总监麦尔说:“音乐界损失了一位卓越人才”。

柏林爱乐经理说:“阿巴多去世是我们的巨大沉重的损失,他对音乐的热爱及无法满足的好奇心,一直是鼓舞我们的原动力”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▲钢琴家毛里奇奥·波利尼和指挥家巴伦博伊姆、阿巴多在意大利斯卡拉歌剧院。

柏林爱乐指挥拉图说:“我们失去了一位伟大的音乐家和一个非常慷慨的人格者”,几年前他对我说:“赛门你知道吗?虽然我的病情很严重,但结果并不一定都是糟糕的,因为我彷彿感觉到我从内心里边听到音乐,好像我失去我的胃,却意外获得身体里的耳朵,我无法告诉你这种奇妙的感觉,而我一直觉得在那一刻是音乐拯救了我的生命”。

扬颂斯(他也是当代马勒权威,阿姆斯特丹皇家爱乐指挥)说:“他是我们当代最伟大的指挥家之一,对他而言音乐就是他的全部,2000年时我与他一起带领柏林爱乐到东京,那时他的身体很虚弱,居然指挥完全套《崔斯坦和伊索德》,我相信是指挥棒让他克服了病魔。那时我们之间无所不谈,变成了终身挚友”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巴伦波因是阿巴多曾做过常任客席指挥的芝加哥交响乐团(1982-86)的前任指挥,他跟阿巴多有半世纪的交情,他说“我们失去了半世纪以来,世界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的阿巴多,他是极少数具有强烈音乐精神的音乐家,更可贵的是他对现代音乐的极力支持,同时让年轻音乐家有机会接受挑战,带领他们达到高水准的演出,在这方面他为世界立下了典范”。
伦敦交响乐团音乐总监格济耶夫说:“我们无法想像没有阿巴多激情演出的时光”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洛杉矶爱乐指挥杜达梅尔说:“多是艺术史上,少数引领人类心灵向上提升的天才之一,他的慷慨和厚爱深深地感动我,他抱病来委内瑞拉指导西蒙•波利瓦青年交响乐团,是我一生最难忘怀的一刻,他对我们的委内瑞拉系统教学法,视如巳出,他那真诚的爱,和深刻的智慧使人感动”。阿巴多数年前到委内瑞拉时,让他深深地体会到,音乐具有巨大的社会价值和疗愈,因此阿巴多说:“音乐抢救了许多犯罪、吸毒、从娼的孩子,音乐让他们找到自我”。

中国钢琴家王羽佳说:“我听到阿巴多死讯,哭了好一阵子,这是我从未有的经验。当我跟他合作演出时,我感觉到他在教我音乐的真谛是什么,在预演时,他不大说话,他可以说是静默的大师(ster of Silence),跟他合作是充满愉快的人生经验”。

前NSO音乐总监简文彬说:“阿巴多的音乐柔软并有强烈的感染力,不仅感染听众,更感染乐团团员,借着他优美的指挥之姿,引领观众和团员浸沉在音乐流畅的律动之中”。
二十世纪指挥家中的世界公民:克劳迪奥·阿巴多
结语
阿巴多己经走完了他一生多釆多姿的追梦人生,他把梦想变成想法,又把想法变成计划,他脚踏实地实现自己人生的许多梦想,他用指挥棒引领聼众进入心灵的崇高境界,创造无数心灵的福地,他跟贝多芬和马勒一样是自由的斗士,绝不与独裁者妥协,听他的音乐会,常常是“改变生命的经验”,1991年12月14日他率领柏林爱乐到莫斯科演出马勒第五号交响曲,当时的苏联总统戈巴契夫对阿巴多说:“你的马勒音乐,撼动我的心灵(Shake me to the very core of my being),非常强烈且感人,对我来说这就像一个启示(revelation)”。

阿巴多是全世界最了解马勒音乐的人之一,但他每次指挥完马勒交响曲时,谢幕时的谦虚态度,令人动容,因此所谓“阿巴多精神”就是谦虚、认真、关怀弱势、互相倾听、民主精神和热爱音乐,让阿巴多精神和阿巴多音乐广泛地在我们的土地上发扬光大,让这股来自意大利的“文艺复兴精神”成为我们的共识。
回帖
需要登录才能回复本帖.